18luck新利中国站:欣赏生命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11 15:13
  • 人已阅读

  欣赏人命   和我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姐妹的好朋友的父亲归天了,虽然他白叟家己是八十岁高龄的白叟了,但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仍是禁不住心里一阵阵的震颤,唉!一个人命就从此在这个世界上磨灭了!永远的离开了!   人命究竟是什么呢?报酬何又会死亡呢?   思索人命是从认识死亡开始的。   最初见到死亡,我仍是个不经历过痛苦的天真小女孩。一天,我正在外婆家玩“扮家家酒”的游戏,我的小辫上插了几朵蓝紫色的喇叭花,在忙着给自身豫备午餐——将泥土裹在树叶里做“饺子”。   遽然一阵震动的哭声和悲怆的乐声传来,我愣了一下,迟缓的跑出院子,一队长长的送葬步队正逐步的从门前经过,小驴车嘎吱嘎吱辗过石子路,车上停放着一口黑漆棺材,棺材的顶部和周围堆放着素洁的花圈和金银锡铂纸糊成的纸人纸马,还有一座精巧玲珑的纸房子和一架纺车。后边跟着一大群身穿白色孝袍的男人女人和孩子们,他们脚蹬白鞋,头戴白帽,腰间系着一条宽宽的麻布带子,女人们用手帕蒙住脸,唱歌似的长一声短一声地哭泣。   我不像其它小孩子那样追着步队又蹦又跳,就那么呆呆的站在路边,头上还插着几朵蓝紫色的喇叭花。这事从前很久,我都不克不及遗忘,那乐声里诉说着人命的秘密和凄惨,是那么深那么痛的开启了我小小的心灵。   以后我长大,在我的人命里,先后目睹了外祖父,祖父,祖母的死亡,他们都是我最酷爱的亲人。   他们曾在病痛中挣扎良久,然后默默离去,不留下一句话。但他们今生赐与我的呵护和爱是那么久远的深植在我的人命之中,几十年从前了,留在我心底的仍然 依据是一份抹不去的痛苦。   十八岁那年,在一次不测的车祸中我也经历了死亡,曾在生与死的暗夜里挣扎了七天七夜,当时大夫示知守在我身旁的母亲说我随时可能死去,母亲只是哭只是不相信,不吃不睡一向守在我的床前。   活过来以后我才大白,死亡就是对这个世界毫无感知,不爱,不恨,不快乐,当然也不痛苦。由此我才彻悟,那爱那快乐连同那痛苦都是如此的贵重,由于它标记着人命的存在。   开初,我做了母亲,第一次在产院的育婴室门口看到那么多千姿百态的小人命。那些天使一样的婴儿,有的在安静的酣睡,有的挥动着粉嫩的小拳头大哭,好像在抗议不经过他附和就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。   站在那里,我禁不住泪水盈盈,这些生动可爱的小人命不同于死亡带给我的,他们在我的内心深处激发一种纯正美丽的感觉。我又问自身阿谁困扰己久的问题:人命是什么?然后我又对自身说“人命就是从降生走向死亡的历程,这一历程有着差此外量和质。”   跟着经历和经历的增加,那种对未知死亡的胆怯变得冷漠了,我己晓得那是肯定,死神会同每一个人签约,不人可以 呐喊违约。但结局一样,历程却截然不同。我想要说的是,由于我对人命的爱以及对人命越来越濒临本质的认识,我的人命会变得单纯明净。在进修奋斗的同时,我也得到了享受和欣赏人命的天然和美丽,而这些,多半与利欲和物欲无关,不利欲和物欲的参与,我也照样获得了许多快乐。   我喜欢秋夜,喜欢听窗外风旋落叶的声响和秋虫的低吟,好像听一份幽怨,又听一份安然。喜欢雪后初晴洁白的路和屋顶。喜欢听雪水融化,滴落在坚固的泥土里。喜欢清晨里一两声委婉悦耳的鸟叫声,好像整个世界都被叫醒,并且变得十分特此外清爽。   我喜欢贝多芬的《命运交响曲》,也一样喜欢《梁祝》小提琴协奏曲中那美丽的忧伤。我年迈的时候喜欢骑自行车从高坡上迟缓的下滑,让清爽的风柔滑的掠过面颊,将我的黑发向后高高扬起。尤其喜欢窗外默默无闻飘落细雨的时候,那细长晶莹的雨帘给我一种可以 呐喊遮避的宁静和安全感。只开一盏台灯,让金黄的光晕暖暖的罩着我。再放下粉白色的纱窗帘,拥着被子读一本好书,那一刻认为做仙人的快乐也不过如此!   喜欢和爱人分饮一杯红酒,喜欢把细长的手指插进他的黑发里,感触他的和顺和爱意,喜欢和他在寒冷的冬夜悄然默默相对坐在书桌前,他看专业方面的册本我看杂志和小说。夜深了,我会起身为自身和爱人加衣,再去做一点夜消,泡一杯清香的热茶。彼此相视一笑,那瞬间的美丽即是永远了。   我切实不在乎世俗的名利和女人的虚荣,我只把握住实实在在的生活,拥有并理解爱惜保重,这就是我快乐美丽的人生了!   相关专题:人命 顶一下